那年那城那些人,三分往事说不尽


屏山地图
屏山县位于四川盆地南缘,在金沙江下游北岸,地处东经103°36′-104°23′、北纬28°28′-28°53′之间。东界宜宾市区,西邻雷波、马边,北连沐川,南与云南绥江隔金沙江相望。总面积1504平方公里。

看水底说老城往事

老屏山
那座城市叫“屏山”,也许你亲自查过地图后看到的并不是我说的“屏山”;由于向家坝电站的修建,那座城已经深埋于水底,现在能看到的是新城,不是满载着我的童年和意气风发的那座城。地点如上图标注,位于四川和云南的交界处,屏山城的对面就是云南的绥江城,但是正对着屏山城的是绥江城的一个小镇,叫石龙店,说起这个名字,因桃花节而闻名。
老屏山印象
老屏山城印象,给人一种九曲连环的感觉,那时候的屏山城,真的是座老城,建筑古朴,有厚厚的城门,整座城市沿着金沙江畔蜿蜒;东南西北四座城门,据说存在的年份很久远了,当年为了阻挡侵略而修建,可惜的是如今都已沉入水底深埋。

老县城迷途不知返

我家农村,在上面地图中“锦屏村”就是了,虽然穷,但也是山清水秀,天蓝草绿,人人都说在这样的地方生活,至少能多活5~10年,这句话是真的。

初中时候进入县城读书,三年时间,结识了很多人;那时候也有情窦初开的时候吧,觉得成绩好什么都好说,事实证明也确实如此;我们那时候住的宿舍,22人/间,大房子,初二的时候搬到隔壁宿舍是6人/间,初三搬到楼上8人/间;值得注意的是,我们这宿舍是鸳鸯楼,所以就会发生某些事(xx);因为初涉社会,与人为善好办事,所以我们特别注意跟学校的某些人搞好关系,比如保安(门卫),宿管,食堂老板等;那时候一顿饭一块钱,而且是一荤两素,一块五的话就是两荤两素或三素,饭管饱,一礼拜生活费是30块钱,这是一般水平,有钱人就是50或者更多,没钱的一般就20来块钱;跟宿管关系好,半夜买烟买水买泡面,只需知会一声,宿管自会办好送过来;跟门卫熟悉了,进出校门无需校牌,办事便利。

屏中曾有一段情

老屏山高中
屏山中学,简称屏中,是屏山县唯一的一所高级中学,由于县城的变迁,现在成了市里面第三中学的附属校区(略丢脸);来这里之前我都打算去市里的卫校读书了,不巧收到了录取通知书,于是来到这里,如上图(图片老了,不好找)。

高中结识了很多好汉(朋友/死党/对手),也认识了很多闺蜜(关系比较好的女同学);有一兴许的同学,来学校第一次军训就给我们揍了,结果是跟我一个班的,水火不容,高二由于有共同的学习方向,结成好友;有一王姓同学,是我班班长,高一认识,多调侃,学习好,关心人,后跟我交往,于高二下分手。

我属于混混类,学习成绩一般,她学习好,是班长;因为我不重视学习,所以多次被她批评,她交际能力强,闺蜜更是一大堆,虽然我才是地头蛇,仍有些寡不敌众的感觉;在班长的教导下,学习有所提升,后来不幸病了,得幸伊人送药,……(此处省略三千字)。

说分手,高二下了。我其实是比较凄惨了,感觉自己很努力了,学习成绩不太理想啊!我发现跟我在一起的时间越长,她的成绩越差,不明所以,可能近墨者黑吧!一段时间里,我思想斗争不断,不愿意影响她,也不愿意放弃她。终于,最后我说出来那句话,她问我为什么,我甚至略带冷笑的说“我已经不喜欢你了!”,在之后的六年,高中到大学毕业,我再没谈过一次恋爱。

有兄弟也有豪情

绘画班毕业
成长就是一个不断认识人的过程。学生时代,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不把老师当老师,只是当做朋友;交友看两点,一是学习成绩很好,一是成绩很差的;黑白两道,走两个极点,至于原因,就跟我个人性格使然了。

有彝族的,这是我见过最多的少数民族了,为人耿直,大大咧咧,关键是基本都是人高马大的,我从来都是宁交不愿敌;汉族的杨帆和刘睿,重点说这俩,原因在于性格使然,臭味相投,可惜多年未见了。本地的熟悉的就更多了,死党名单能写上一页;也有从死党中剔除了如杜康,生的一副好皮囊,其他不愿过多评价。

闺蜜众多,在此说仨。袁X,身材高挑,高二绘画时候结识,性格之怪癖,一般人不可理解,怎奈遇到我这种极端之人;春秋,原本也跟我一个姓的,一次春游结识,那时候是我对象的闺蜜,关系不一般,所称谓妹妹,毕业后虽交集较少,仍觉得家门可亲;石(x)然,本无交集,公元2010年课堂临时比赛输于我,根据赌注,取了个名字,然。后来莫名关系较为微妙,加上一个前女友,那时候班级里有俩女生有意,大学才后知后觉,晚矣,以做逃避,大学去往大西北。

记忆中的那座城(多图)

屏山县地理图志
地图
八仙山大佛
八仙山
河床上的纤夫
河床上的纤夫
老建筑一角
老建筑一角
小寨旅游观光
小寨旅游

声明:官仁有话说 / 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 / 如未注明,均为原创 / 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
转载: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- 那年那城那些人,三分往事说不尽


我那么喜欢她,还未来得及给一个拥抱,如果她真的决定要走了,我该如何挽留 —— 2019 在成都遇见了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