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年冬月初,且有几句话想说


近几天事儿挺多,比较杂乱,不止从何云起,若不记录下来,我想我心里会不太得劲,故稍微整理一下,简单叙述;最近一则文章是5号,其实有些事要从1号开始说起,这里且容我慢慢铺就,采用倒叙。

成都小团圆

虽说堂弟堂妹都在成都,但是住得比较远,平时工作忙并没有经常走动;这次因为婶婶她们从新疆回来,从成都路过,所以堂弟打电话说要聚一下,时间就是今天晚上。

本还需考虑制作公司会员卡的事,但是相对而言,这小小的聚会不是常有,所以我还是比较重视,下班就直接过去,饭菜都是他们提前就开始准备了,几个家常菜,吃得也舒服,最后一瓶啤酒最后也下到我肚里;成都进来气温骤降,但这顿饭吃得倒也温馨。

刚到,就看到堂妹正在大展厨艺,手艺是真不错,从小做饭不是白做的;我就闲聊着泡杯热茶,这是到成都之后第一次喝这么好的茶,开水进去我就闻到了茶香;五叔是个爱茶之人,这点被堂弟完美继承,且非好茶不入喉,我也算有口福。

团队之新同事

至之前的事到现在,B掌握公司之后,一直说要建立团队,慢慢招人;这几天还真是不断的面试,招了好几个,从1号到现在,入职的新同事就有4个,分别是一个助理(女),一个网推(男,SEO),两个业务(男,招商),还有个财务(女,会计,已应聘暂未入职)。

也就是说,除了我是老员工(我其实也在入职3个多月),其他都是新来的;很多东西我慢慢交接给他们,毕竟作图是本职,其他我真是半吊子;不过最近一切都从头开始,招商部分基本上没活儿,天天干坐着,俩同事直嚷嚷难受;我配合SEO开始着手更新优化官网,同时对接百度推广、360竞价以及今日头条,目前还在跟踪进度。

入职的几位同事,除了最开始来的那位比我大几岁,其他的都比我小,让我觉得还是有点小忧伤。他们都天天期盼能来个女同事,助理说那样能有个人聊天儿,SEO说天天看着电脑,一年多没见过美女了,俩业务说以往打交道的都是大老爷们,希望来个美女调剂一下,我也附和着开开玩笑,心里又是一阵忧伤。

我想和这个世界说说话

我之前说“我喜欢的那个女孩儿去了更南方的广州”,这是她之前跟我讲的,后面我发信息也没回我,我看朋友圈也没更新,暂不知结果。我属于那种万年不动情,动情就很深的类型,所以最近看美女的兴致都没有了,江总总是逗我说哪里又有美女了,就前几天还带我去一个药店看一个漂亮美眉,不过依然没啥感觉。

2018,我想和这个世界说说话,没说成;2019快到了,我依然想和这个世界说说话,希望能有机会。上图是最近拍的,今天堂妹还在说我,为啥要留胡子;我解释说因为我接触的都是大老爷们,一个人过,不在意形象,也不必修边幅;堂妹反问,明明是20几岁的年纪,为啥要弄得让自己看起来那么老,还说堂弟跟我差不多大,传鲜艳颜色的衣服显得更有活力;其实他们说这些我都知道,只是心累了,不想改变了,20多岁的年纪又如何,能保持自己现在的这幅样子就不错了,我的心里话又有谁听过;即使那天酒醉,深入浅出几句话给江总他们听去,也只是讳莫如深。

我生活得及其简单,或者说我对生活的要求很低,俩泡面就着辣条就下肚了(江总还分走了一半),我不觉得我过得很惨;我想得很多,说得很少,我也杞人忧天,担心着那些与我相关或者不相干的事。

我有很多话想对这个世界说说,想说给几个真朋友听听,奈何朋友不多,愿意听我唠叨的人太少,夜深人静,一个人安静的思索,最终又咽回肚中,次日醒来一支烟又扫清尘。

我很堕落,堕落得我都怕我的堕落会影响到别人,仨面人总会拿最好的那一面对人欢笑,把最恶的那一面留给自己;我希望有一个好的过程和结果,但是我不知道如何有一个好的开始,每当我准备启动一个好的开始的时候,往往得到的是一个不好的结果,我怕了,对于存在这二十几年的愧疚和懊恼。

——文 / iGuanren 2018/11/09

声明:官仁有话说 / 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 / 如未注明,均为原创 / 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
转载: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- 今年冬月初,且有几句话想说


从来没有这样去喜欢一个女孩子,即便她说现在或将来都不会喜欢我,而我也不会这样放弃 —— 2019 在成都遇见了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