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入凡尘间,怎知生活多蝉变


我说,我要戒酒了。对,戒酒。那天醒来,发现浑身酸痛,脸上也痛,照了下镜子,脸肿了,难不成是被人给打了?难受。

前几日,老魏问我有没有方便面调料包,我还真有不少。然后周六的时候哦,老魏说看看杨总那儿还有没有酒(之前搬酒是我跟老魏去搬的),然后中午的时候这货居然直接去问老总,老总说有呢,柜子里自己拿。这个时候我不禁要双击666.

晚上回去,整了点卤味,买了点现捞,搞点花生瓜子,然后开喝。这个酒来自贵州,玫瑰花娘,读书大概45度,去年过年喝的那个玫瑰花酿是30度左右的,感觉没味道。

我跟老魏对半喝,然后叫王小妹来喝了小半碗。最后我记得我是喝断片儿了,然后据说自己在厕所撞的(搞得我还以为是被人打了--)

周天,整天都感觉不舒服,因此决定暂时戒了。老魏就NB了,喝了那么多然后回去,第二天去参加汽车修理课程。

上面提到的那个王小妹,我看着进公司的,才从学校出来,今儿因为跟老总起了争执,一气之下离职。

以前感觉言语不多,然后熟悉之后,性格还是挺开朗,特别是每次怼老总的时候,用她的话说就是完全停不下来。

这个怎么评论呢,年轻人,要多磨砺,当然这里面也有老总做得不对的地方,不过我们作为员工不好说。

哪个老板都想要全能的人,但有谁又是真正全能的呢?你给钱,我帮你做事儿,我们是合作关系,而不是作为下人供使唤的。这个方面我们老板做的不好,就像暴发户一样。

文 / 官仁 2019/03/25

声明:官仁有话说|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|如未注明,均为原创|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
转载: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- 不入凡尘间,怎知生活多蝉变


从来没有这样去喜欢一个女孩子,即便她说现在或将来都不会喜欢我,而我也不会这样放弃 —— 2019 在成都遇见了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