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月聚餐,关于我的有些事


青羊区新开了一家串串店,目前活动力度挺大的,25日公司聚餐的时候就体验了一把;在这之前某天下午大伙儿聊天,老江就谈到一个关于我的问题,听完之后感觉“一言点醒梦中人”。

先说下聚餐的事

新开的店,口岸位置就我来看还算可以,周围是居住区、酒楼等,人流量适中。比较重要的一点,这片区域火锅店遍地都是,串串店却比较少,所以生意后期应该不错(毕竟夏天)。店铺位置: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双清北路1-5(位置如下)

离得近的朋友这几天可以过去体验一下,反正我看排队挺多,毕竟活动力度大,所以大家也愿意唠嗑着等。

不过建议要去的提前在网上订座,同样能享受优惠,还能省去到店等候的时间。

自助形式的,口味根据我看来觉得尚可。众所周知,川味食品重在用料,所以口味可以自己调和,蘸碟也根据自己口味来调整。

我们一桌子人,饭后结算的时候吃掉1700多根签,酒倒是没多喝,总共4件左右。主要是最能喝的小龙虾这次不给力,她说上火长痘痘了,所以就只喝了几瓶啤酒。

原本出发的时候从办公室带了两坛桂花酿的,结果还是没有喝成。老魏说等他达州的客户成了就买下酒菜,然后找两个人一起干掉。

谈谈我的事

酒足饭饱之后,把烟照顾周到了,这就是老江的演说时间了。不过这次主要还是说到了我的问题,关于怎么发展和挣钱的问题。

老江:“你跟我们都不同,我们的技术只能说教人,然后做事能用上,而你会的东西还不少,而且这些都能给你带来外水,可惜你一有时间就只知道去跑二环、三环,转圈圈看风景有意思吗?真没啥意思,而且也没什么用。要有时间的话,平时多去成温立交那边转转,整条街都是广告印刷和建材,多去了解一下各种材料的价格、制作成本、人工成本,这些了解清楚之后,你随便给人做点单子都能挣不少。”

老江:“以前有个杨XX在咱们公司干,他技术还不如你,做的东西也不如你;他就整天骑个电瓶车大街小巷去问‘做名片吗?做这样那样吗?’然后终于有一天接到了一个单子,兴冲冲跑来,65的中华买了摆在我面前跟我说‘江哥,我要做个东西,但是不知道怎么设计,你帮我设计一下。’我说这东西简单啊,随便弄一下就行了,后面慢慢的他看别人装修,公司的客户也要装修,他就给公司说‘这些装修我全部做了,一家店多少钱,最便宜的价格’然后就做了,更多的还是在外面去找,慢慢做大了,第一年买了房子,第二年买了名车,第三年又买了套房子,后面自己开了广告公司,现在人都去美国定居了。”

老江:“如果我是你,我看到哪儿有铺面,哪天某个老板去租下来了,就过去问问‘这儿租来准备做什么啊?’然后带客户到处去转转,看客户喜欢哪种风格的,主动接下来,一整套全给他弄好,材料建材市场有,工人到处都有,你只需要做好,然后找人来做就行了。你看看吕X还有魏X,他们有工人吗?没有,魏X甚至电脑都没有,设计都是请人设计的,做好发给客户看看,可以的话就直接去找工人来做,只要客户满意,工人直接给他交差就行了,只赚个差价。”

昨日下班之后,老雷说大伙去AA买奶茶,我说可以啊,然后跟大伙儿就去了。

老雷说:“我觉得你应该找个更好的工作,你也不小了,要找对象结婚的,现在的女娃娃都很现实的,要买车要买房,缺啥都不行。我一个侄女,也是你们这行的,现在在那家公司还不错,工资和待遇都可以。”

然后我自己也多次反思过,我缺点还真不少。最重要不自信。不管是对于自己的长相还是对于自己的能力,我都不自信;小时候调皮在眉骨上边留了道痕迹,前不久喝酒后不小心又摔到眼角留下疤痕,所以每次照镜子我都觉得自己好丑,我就留了长发来遮丑。能力上,因为我兴趣爱好过于广泛,但是多数还是三分钟热度,所以基本上什么都了解一点,但是都不精通,甚至有时候我都不知道我到底要做什么。

不善言辞。我想要做个演说者,但刚好讲话是我的极大的一个弱点,我知道我需要怎样去表现一个观点,怎么样跟别人交流互动,但是往往说不出来,很多时候我会练习如何把握气度、如何打手势,如何分条理……但遇到事儿的时候就说不出来,虽然心里其实很明白应该怎样做。

半社交障碍。说起来奇怪,如果与我同行有一个人的话,那么障碍就减少很多了,不管身边这个人是怎样的人,只需要他/她存在,我随便遇到陌生人都能主动或被动去交谈沟通,去思考和探询很多事,甚至有时候会比较大胆。但是如果我一个人前行的话,我基本都不会跟人说话,即使是那些我可能还认识的人,自己会变得特别懒散,没有心思去做这些事。我认为这是我胆子小,又顾忌面子的原因。

困住自己。我能去把别人的问题想通透,但是自己有些问题是怎样都无法想通和释怀,尽管有时候我会带着这些问题去向别人讨教,可是往往别人当时给我讲了,我认为我也听进去,好像听清楚了,过段时间后,同样是这个问题,它又会困扰着我,让我走不出来,就这么一直循坏着,让我一直非常的苦恼。

在这座城市里,最了解我的应该就是我堂弟堂妹了,他们都有明确的目标而且有自己的优势。曾经他们跟我聊的时候,会直接说出我的不足,并且给我建议一些方法和方向。在他们看来,我思想飘忽不定,行为捉摸不透,并且个性固执古怪。在后面的交谈中,他们基本上不会直接说我的不足和给我建议了,他们会说他们想做什么,计划怎么样,目标在哪里,或许他们想通过这样的方式,让我在交谈中感受到他们想要表达的东西,自己明悟自己。可往往他们要表达的东西我都明白,只是自己有些无奈,不想去做,不去做。

文 / 官仁 2019/05/28

声明:官仁有话说 / 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 / 如未注明,均为原创 / 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
转载: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- 5月聚餐,关于我的有些事


我那么喜欢她,还未来得及给一个拥抱,如果她真的决定要走了,我该如何挽留 —— 2019 在成都遇见了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