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月下旬,可能我还是不了解我

这段时间比较迷。迷迷糊糊的好像什么事都没做,时间就过去了一大半,内心感到紧张不安,感到惶恐。这个城市的闷热难耐,让我生出些恍惚感,一遍一遍不断的质问自己,反思自己。

成了个病号

可能是俩月前了,不知是哪次出去的时候,脚上钉了一颗细刺,当时是没有什么感觉,甚至不知道,所以没怎么在意。知道这个月,脚掌上传来疼痛感,检查之下发现右脚掌食管气管部位偏硬化,起初没太在意,随着疼痛感不断增加,我甚至用小刀自己切开了个口子,能看到里面一个小小的刺,但是已经没办法挑出来。

在上礼拜(23日),我在附近找了个诊所,告诉医生我这个症状缘由之后,医生建议采用电烙把这部分硬化的肉切除,也没有细问,我觉得可行,于是进行了微创小手术,切掉的肉大概有小指头那么大一块,食管气管部位形成了一个“坑”。

我问医生这部分大概需要多久能长好,医生说大概一个月左右。手术之后一两天里,脚底还是传来不断的疼痛感,慢慢的我决定多进行一些简单运动,让脚部习惯这种感觉,慢慢的就好多了,现在基本上感觉不到疼痛感了(除非用力触碰伤口)。

基本上没什么人知道我这个事,即便上班天天接触的人也不知道。我告诉伊丽莎白最近不能找她了,等脚伤好了再找她,前天的对话中我感到了她的关心,我说“你在关心我。”她没有说话,似乎也算是默认了。哪个人不曾受过伤,哪个男人不曾忍受疼痛,何况这点儿伤呢。

与总助的谈话

前段时间因为客户的一些问题,跟老板有些言语冲突,于是随后的几天公司天天都有人来面试。你猜的不错,面试的是我这个岗位,当然我肯定也猜到原因了,于是总助前些天单独找我谈了一次。

总助说:“这次找你谈话,其实我很紧张。你应该也看到了,这几天很多人来面试,其中很多人都不错的。本来打算通知人来公司开始进行工作交接,但是我觉得这不是最好的解决问题的方式,所以要找你谈一谈。”

谈的内容主要涉及三个方面。

其一,对于公司的决定以及对于老板的态度,很多事情老板的理念跟我们是完全不同的,而我是个比较直接的人,有问题我就直接说了,这样的情形可能会让老板很没面子,感到权威性受到了挑衅。关于公司的一些决定,比如比如薪酬问题,任务划分问题,休息时间问题……总经办都是跟老板确认后就直接发布,也没跟我们这些同事通过气,所以看到通知的时候我就直接发问。总助私信我,问我在群里这么说不合适吧,我说有什么不合适呢,既然都发到群里了,大家有疑问,为什么不能说呢。

其二,对于工作上的问题,比如工作的模式化,各地客户的需求不同,但是有很多相同的地方,总助建议把需要的文件都弄成模板,然后根据各地客户的具体情况进行套用,当然了这样的建议我是接受了,而且我基本上也是这么做的。总助觉得要完全模式化,然后做多个方案备用,根据客户情况套用。我觉得她说得有道理,而且对于这样的建议,不管谁提出,我都乐于学习,这能够对我进行帮助和提升。

其三,说话与同事相处的问题,总助和老总觉得我是个琢磨不透的人,有些小情绪,这个我承认。而且这也是我认为我最重要的问题,我告诉总助我认识到我最大的问题就是说话的问题,从小困扰我到现在,尽管在这一路上我不断的学习更正,但是还远远不够。有时候他们开玩笑的时候,我会说一些很影响气氛的话,尽管我认为这话没什么,但是总助害怕同事们会想到一些事,这个我也可以理解,毕竟所处位置不同,总助都是尽量从老总的视角看问题的,而我是从员工视角看问题,难免就会起冲突。

谈话的时候,我一直盯着总助的眼睛,观察她的情绪变化以及讲话的语速语调,这方面我还真的缺火候。我说工作方式和待人态度都是很容易控制的,情绪上的变化,谁都有不开心的时候,这个不一定能控制得很好,但是我尽量换一种方式。

我想了解一下我自己

老魏已经开始想办法谋出路了,看了支付宝上一个垃圾分类回收的项目,总部在绵阳,老魏说过几天去考察一下具体情况。

我看了看,我要想一条路了。

文 / 官仁 2019/06/29

本文地址:https://uycool.com/886.html 本文系原创,未经许可,禁止转载分发。
1 + 2 =
快来做第一个评论的人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