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30,聚餐后再见伊丽莎白


我在找建材市场,然后要去玻璃厂,晚些回来找你吃饭。我对伊丽莎白这么说,在这之前要谈一谈29号晚上聚餐的事儿,因为——又喝多了,有一些想法。

29公司聚餐

位置:清溪西路,名称:老味小郡干串串。5点多过去,没什么人,然后给我第一印象是:为什么这里的服务员都是那种上了年纪的大妈大爷啊,就收银妹子稍微年轻一些(起码也30多岁接近40岁的样子)。老雷说,这种店员工一般工资都不高,年轻妹儿谁来啊,也就大妈大爷没事儿干还行。锐哥分析说,年轻妹儿有知识有文化的都坐办公室去了,长得好看文化不高的都去卖服装了……咋一听好像有点道理啊。

这个汤色看着舒服啊,咱盆地里的人就喜欢这个。吃了一点然后喝酒,老板让带了个鹿茸酒,53度的,另外叫了两箱啤酒。吃到尽兴,然后夜深众人慢慢散去,我跟老魏又聊了会儿。

走到小区门口,在一个长凳上坐了会儿,然后想起了那些不会吟唱的诗和到不了远方,感觉头一阵大。摇摇晃晃回去,洗了个头(冷水)发现头很疼,蹲在垃圾桶边上吐了一会儿,总算心里好些了,然后躺下睡觉。

再见伊丽莎白

看完建材回来,3点多了,外面很热。很怀念游泳馆,从旁边经过的时候都很想去的,想起医生说的不能沾水,所以老老实实回去休息。

小休到六点多,给伊丽莎白发了个消息说我待会就过去。她告诉我她朋友在,我说那就带过来一起吃个饭吧。

此去我唯一知道的地方大概就是青羊中坝了,因为上一次见伊丽莎白的时候,她跟我简单讲过这片区域。

一个人走在夕阳下,这片来过一次的地方,感觉新鲜又熟悉,来到了地铁站附近上次吃饭的地方。我想附近应该有烧烤串串之类的,在大众点评上查看附近美食,给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“千语签寻”,曾在二环边上吃过。

在二楼找了个位置坐下,我告诉服务员有三个人,等人到了点单。7点半左右,抽了两只烟,为了不那么无聊,点了瓶啤酒喝着,给伊丽莎白发了定位。

八点的时候,她回消息说已经到了,但是她朋友走了。她说下次吃饭可以早点说,可以跟她朋友们一起吃,我心想其实我只是想跟你待在一起呢。

这是第二次见面,我依然表现得很熟络,因为我很怕场面突然尴尬。招呼服务员点单,她开始一直推辞,那我就点了个麻辣锅底,后面她换成了番茄鸳鸯锅。

我喜欢桌子上干干净净的吃饭,所以一直用纸巾擦飞出来的水珠,丢垃圾不方便,她就把垃圾桶给我拿过来了。

上菜的时候不小心弄掉了一只筷子,我说去拿一双,然后她赶紧起来,去给我拿了一双干净筷子。

后面边吃边聊,聊了一些各自小时候的事,我说一个人喝酒的时候总感觉有点孤单,她拿着饮料跟我碰杯“我陪你喝酒不会孤单了”。

这是四次我感到比较暖心的,其实还有很多细节,自我体会便好。

我没想到的是,她说去趟洗手间,然后上来的时候我问吃的差不多了,准备去买单,结果服务员说已经买过了,我一脸懵逼,望着她“你买单了?”她点点头,这下我倒是有点尴尬了,我请她吃饭,结果她买单,作为一个大男人来说,感觉脸有点发烧了。

我想送她到楼下,又怕她多想,她说就只有一条街的距离。所以我打了个车走了,告诉她路上一定要小心。吃饭的时候我曾提到龙泉的桃子这段时间正是成熟的季节,可以的话我带她过去看看。

8年了,没接触过什么女生,有点不知所措。

文 / 官仁 2019/06/30

声明:官仁有话说 / 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 / 如未注明,均为原创 / 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
转载: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- 630,聚餐后再见伊丽莎白


从来没有这样去喜欢一个女孩子,即便她说现在或将来都不会喜欢我,而我也不会这样放弃 —— 2019 在成都遇见了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