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14,起个不知名的约定


那天很闷热,傍晚时分下起了大雨,带了把伞就出门。

放我一个小鸽子

先前老江就说过了有时间去看看建材家居,正好我也比较有兴趣。所以周天早上给老江发了个消息,约好中午过了就去,然后我去吃饭。

还是经常去的那家店,吃完饭后准备喝碗茶来着,结果不小心把茶碗给打碎了,老板女儿又递了个碗过来,笑着说刚才她也打碎了一个,后面结账的时候老板说算了。我说这怎么能行呢,这样子下次我都不好意思来了。

去店里找老江,他们正在吃饭,二哈说午饭是她做的。我说那真是太可惜了,还没尝过她手艺呢。上次看二哈朋友圈做了泡菜,我还说让给我带点来做下酒菜的,结果也没带。

午饭后,刚好广元的客户过来了,老江带他们回去,然后给我说他问到了建材城的位置,比较远。我说那东西齐全不,如果齐全的话还是可以过去看看的,老江说太远了,下次休息的手再去。

一家咖啡屋

到中坝的时候,刚好再下雨,来的很迅速。辛亏我带了伞出门,不然就像路边的那些男男女女,一个个都成落汤鸡。不过在风雨中待着感觉是真的难受,然后查了一下附近的茶馆咖啡厅。地铁口附近有一家叫做“简 Coffee”的,在某二楼,旁边正好也有茶馆。

想了想我还是走进了这家咖啡屋,看到她们正在打扫屋子,我还以为是准备打烊了。他们告诉我下班还早,只不过有客人走了所以打扫一下。我拿了杯拿铁,然后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,座位很宽敞,我都可以躺在上面,而窗户对面就是光华中心。

给她拨了个电话,告诉我所在的位置,在咖啡不等她。这是一家老式的西部风格咖啡屋,昏暗的灯光,缓慢的爵士音乐,让人忍不住安静下来。

伊丽莎白说她到了,可是一直没看到人。

“刚才是不是有个女孩儿从这儿过?”我问咖啡屋大姐。
“是有,不过我开门了她没进来。”大姐说。
然后我推开门,果然她在不远处的走廊上。

我问服务员这个店开多久了,她说不知道,反正她是两年前来这儿的。整个环境倒是别致,旁边也是茶馆,真真是个约会的好地方。

一家烤鱼店

在咖啡屋的时候就给赞鱼铺子打了电话,所以伊丽莎白来了之后,我也刚好喝完咖啡。于是终于我可以做一回导游了,在凯立德商场里面的一家烤鱼铺子,看着导航终于找到了。

环境挺不错的,灯光比较有感觉,在附近环境排名上是第二名,这也是选择他们的原因。

吃着烤鱼,喝着酒。依然是勇闯天涯,伊丽莎白点了个红巧梅子酒,口味也蛮不错的。

她说这个梅子酒的小瓶子很好看,是那种日式轻简风格的,然后摆好拍了几张。红色灯光配合琉璃色小酒杯,搭一个白色小瓶子,看起来毫不突兀,甚至有点淡淡的美感。

伊丽莎白说她涂了一把扇子,我在朋友圈已经看到了,我说涂得还不错。她说可以把这把扇子送给我,其实还好,可是扇子上面画一个大美女,我一个大男人拿着这个扇子感觉有点怪怪的啊,如果能涂个其他的就更好了,这话下次给她说。

说起画画,曾经念高中的时候我还是学过几天的,然后将后来画的几张给她看了,坦然对于素描和速写我不擅长,特别是在四肢和五官的刻画上,甚至是“很丑”。画色彩我一直比较喜欢,以前跟伙伴们去江边写生,而我比较喜欢写实。

吃完饭回的时候,伊丽莎白问我走哪条路。“走一条之前没有走过的路吧。”我说道。然后在某不知名的街道,小雨过后的街道很是清新宁静,微凉的空气缓缓袭来有丝丝凉意,不过一个喜欢的女孩子在身边却非常温暖。

成飞大道口分别,我在对面某小公园坐了一会儿,这边的夜色空旷宁静,不像城里那种灯红酒绿霓虹闪烁的喧哗。

她给我发条消息:“哥呀,你下次要找我吃饭,别再这么晚了,我一个人回来路上我都害怕。”

“下次我送你。”我回答。

其实我很想送她,不过担心她多想,偶尔会在某处看着她走远。我从来挺关心他人,特别是在乎的人,可是我怕给伊丽莎白过多的关心会让她不耐烦(或者是我的方式她并不喜欢)。

既如此,我非常乐意送她回家。

很多年前开始,我就一直生活在夜色里,那里有一种熟悉而深邃的感觉。经常跟我接触的人不容易感觉出来,偶尔接触我的人会发现,白天和夜晚的我,可能不是同一个人。

文 / 官仁 2019/07/14

声明:官仁有话说 / 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 / 如未注明,均为原创 / 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
转载: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- 714,起个不知名的约定


我那么喜欢她,还未来得及给一个拥抱,如果她真的决定要走了,我该如何挽留 —— 2019 在成都遇见了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