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下怎么会有不散的宴席呢


在这个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的季节,大伙儿终将要散去了。秋天到了,虽现在还是比较炎热,差不多就是秋后算账吧!这几天的事还是需要有个小小的记录总结一下。

离职交接

终于,今天处理离职交接工作了。在之前基本上公司人都走的差不多了,我算是元老级别,坚守到最后。

回首这一年多时间,差不多把自己给搞废了,没什么收获,就是见证了一个小公司的崛起然后再衰败,认识了各种不同的人,接触了很多不同的事。

翻去年的日志,还能看到我刚进公司的时候,那办公室才两三个人,发展到后面终于有一二十个人了,不容易。上层经历了权力和金钱代价的更换,公司理念也不断的在改变,各种政策反复调整更替,终于在这下半年无法再次前进了。

那些人,来了又走了,反反复复,看到很多。他们都对,也都错了,但是各自有自己的理想和方向,处事有自己的准则,而供职于谁,只是纯粹的金钱交易合作关系,所以没有对与错。

有那个很厉害的老戴、有那个曾稍微动心的前台小王、有那个喜欢开玩笑的小曹、也有那个还没毕业喜欢怼人的王小妹;后来来了个脾气比较倔的小黄、还来了个特别好说话的老魏、以及喝酒很厉害的龙小仙女、也有那个嘻嘻哈哈让我认识了伊丽莎白的老贾……;有善解人意的小陈、有大姐姐一样的老雷、有持家有素的老汪、有胆儿很肥的老董、有酒都老乡小徐、也有重磅的小徐、甚至还有俩做暑假工的小小学妹……当然了,还有那个提过多次的传统技术大佬——老江(确实有一手,只是脾气不咋地,人嘛也是比较浪)。

从电商转到餐饮设计,当初我的跨度还是不小。慢慢对这个行业有了更多的了解和认识,也会更加注意相关的东西。从前只做线上的,逐步开始转到线下做,当然线上也还是在做。随着上层变动,技术层面的东西也做的少了,开始耳濡目染招商销售,也知道自己很多缺点不得不改,所以对于招商销售这块也提起了不小兴趣,要说从前我可绝对不会考虑这些的。

这一年多在这个行业摸石头过河,石头还没摸到,如今又要换条河去淌了。不过没关系,生活不就是起起落落、有分有散、有悲有乐么,何足挂齿!

与狼人相聚小别

我这人没什么人缘啊,喜欢开玩笑,又开不起玩笑;喜欢开口说话,又不擅长说话;喜欢沉默旁观,又不愿去思考。

那天我还在说起,之前天热的时候教老董这种旱鸭子游泳,学了一半儿吧,这下离开了,以后他么还是一个旱鸭子;那天老董从广元出差回来,然后貌似从老江那儿得知了这个不好的消息,第二天就给大伙儿整了一顿不错的伙食,晚上大伙儿又去K歌放纵,都尽兴了的吧,只是老乡小徐不胜酒力,最后我跟老董轮流背着回去了。

老雷曾经离异过啊,跟她交流的时候我更多是请教,毕竟许多事情她比较有经验嘛。还记得有次请她吃饭,她说的敦敦教诲呢,还开玩笑说今年么没什么梦想,她要去找个好男人,然后希望我也找到个心仪的女子,但是我必须先去给她份子钱……玩笑归玩笑,其实老雷也不容易,难得跟大伙儿一起的时候开心开心。这样一个大大咧咧心善的女人,却在湖北那个地方学会了抽烟喝酒打牌,回老家后戒不掉还要经常躲着爸妈和哥嫂,真是累啊!

两个小徐都是踏实人,干活儿认真卖力,都想以后创业有个自己小店,奈何现在生活不如意没钱。小陈么,身体一直不是很好,不容易开心,所以每次见到我都要使劲儿夸一夸她,她可能笑的时候更温柔一些吧,话说这么久了也没见她老公来接过她呀!至于老汪呢,我就给起了个二哈的称号,没心没肺的,开个玩笑吧就斜眼瞄人,据说这个名字还是她自己给自己起的,今年国庆就要回去结婚了;老江曾这样评价过老汪:“我之前原以为你是那种很浪但是一般人得不到的女人,接触多了才知道原来你这么的专情!”

野生营销师

这个事要说还得从今早说起,看到一老头在路边叫卖,很多中老年人就围了上去。他说他这个神药啊包治百病,不管你是肩疼腿痛还是感冒咳嗽,或者是陈年旧疾,这个药一喷,分分钟见效。

当场给好几个客人试了试,具体效果如何我也看不来;他说这个药就只有5瓶了,不收钱,送给大家有需要的,不过诚心想要的话,希望可以打赏10块钱给他早上吃个面;有客人就说了,这不是免费不收费的吗,他说这个药确实是不收钱的,但是他出来给大家送个药不容易,如果给个早饭钱都不愿意,那么肯定也不是诚心想要的,他说:“我也不差这几个早饭钱,我在武装部有的是饭吃!”

几瓶药弄完之后,果然就没影儿了,不曾想过了十几分钟,这位大佬又出现了,还是原来的地方,还是原来的口吻,甚至手里也只有5瓶药了,送完为止!这不,人就越来越多了,老头儿也越说越来劲,把旁边一个发传单的年轻人都看呆了!

都说城市套路深,天下哪里有什么免费午餐呢!免费的东西才是最贵的东西,持有这样贪便宜想弄到好东西的人,迟早要被套路。

文 / 官仁 2019/08/29

声明:官仁有话说 / 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 / 如未注明,均为原创 / 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
转载: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- 天下怎么会有不散的宴席呢


从来没有这样去喜欢一个女孩子,即便她说现在或将来都不会喜欢我,而我也不会这样放弃 —— 2019 在成都遇见了她